首页 > 标牌资讯 > 神奇标牌机 铸造冷门事业

标牌资讯

神奇标牌机 铸造冷门事业
2014-09-23 20:36:09

  芸芸众生中,有的人甘于平庸,在碌碌无为中虚度光阴。有的人却会在生命的每一天都努力向上,为的是让自己的生活充满阳光、更加精彩,由此攀上事 业的巅峰。于艺海便是一个这样的人,尽管他曾是个四处流浪的打工仔,可他从来没有为自己地位的低下而自弃,最终用小小的标牌铸就了自己大写的人生。

  打工小子要创业

   1969年,于艺海出生于河南省郏县城关镇一个普通的农家。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与书画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那是他在读初中时候的事。有一天,在放学回家 的路上,于艺海发现村头围了好些人,便从人缝中挤进去看热闹。进去之后才发现原来是一个40多岁的男人在那里卖画。只见那人在墙上挂了一张宣纸,他站在凳 子上,手握画笔,挥洒自如地创作着自己的作品。一会儿,红花、绿叶便跃然纸上,又一会儿,枝头上出现一只小鸟,那展翅欲飞的样子像真的一样逗人喜爱。稍 后,村里一个有钱人花5块钱买走了这幅画。

  就这抽支烟的功夫,那人就挣了5块钱。这一点深深地打动了小艺海的 心:如果我也会画画,那么我的学费不是再也不用母亲去四处筹借了吗?这件事使于艺海喜欢上了书法绘画艺术,也最终使他因为学习偏科而在高考中失利。落榜后 的于艺海更坚定了学画的信心,他决心学得一技之长,用手中的画笔描绘自己的精彩人生。于是,黑色的七月过后,他带着以往的获奖证书,投师河南大学艺术系教 授韩野先生门下,专攻书画。 

  于艺海最终没有成为一个画家。在河南大学学习的日子里,他见识了电脑的神奇,需要 人工描摹半天的图画在电脑上只需要触摸几下键盘便可完成,这不是太神奇了吗?如果自己能够拥有一台电脑,那该是多么让人惬意的事啊!于是,抱着这种单纯的 想法,于艺海踏上了打工之路。那时候,他惟一的目的便是自己挣钱买一台电脑。于艺海拥有的艺术专长帮了他的大忙,当同来的伙伴们依然在四处流浪着寻找工作 时,他便靠着自己出色的字画功底在广州一家工艺厂找到了饭碗。 

  于艺海似乎天生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在做了一年 多的打工仔之后,他又萌发了自己创业的念头。因为他发现这家工艺厂制作标牌的生意特别好,而他自己又学会了各种标牌的制作技术;再说,开一家制作标牌的小 店投资也不大。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开店做老板而非要做一辈子寄人篱下的打工仔呢?有了这种想法,于艺海便时常利用工余时间出去考察市场。一番奔波下来,于艺 海发现自己应当回乡创业。因为在广州租一间店铺所需的费用不菲,广州的标牌市场竞争也十分激烈。而老家却还很少有这种店铺,如果能在家乡开一间标牌店,填 补市场空白,当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于是,1993年冬天的时候,24岁的于艺海拿出打工时积累下来的1万元钱,在郏县城里开了一间“艺海铜字店”。 

   当老板是件让人感到惬意的事,可于艺海在一边大把赚钱的同时,也有数说不尽的烦恼。当时,铜字、标牌的制作采用的还是很原始、落后的工艺。作业中会大量 应用盐酸、硫酸等化学物品,靠这些化学物品的腐蚀来获取成品,生产间里常常充满了让人难以忍受的有毒气体。尽管于艺海每次在工作时都会戴上防护面具,可他 最终还是因为酸中毒而躺在了病床上。可恶的毒魔在于艺海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经常性的喉头剧痛、胃中烧痛使他对自己的事业既爱又恨。 

   于艺海不知道全国有多少人像他一样,因为要制作标牌而患上难以根治的职业病;他也不知道因为生产标牌而倒掉的硫酸会对环境造成多么可怕的污染。但他还是 产生了要改变这种落后生产工艺的想法。如果这个想法能变成现实,至少也可以将自己从这种恶劣的生产环境中解放出来啊! 

   于艺海最初的设想是将电焊机的原理应用到标牌生产中来。他用即时贴将不是字的部分遮盖起来,一次又一次地进行着自己的试验,但却因为电焊时的火花太强、 温度太高而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无数次的失败时时动摇着于艺海的信心,毕竟每一次失败耗去的都是他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啊! 

   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使于艺海的信心动摇了。一次,当试验再次失败之后,于艺海和前来喊他吃饭的妻子大吵一通,然后呆呆地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任由伤 心的泪水在脸上流淌。尽管满腹委屈,可善良的妻子还是在他平静下来之后,轻声细语地安慰他:“艺海呀,搞发明不是件容易事,你别太着急了,我相信你会成功 的。”妻子的鼓励温暖着于艺海的心,他紧紧地握住妻子的手,发誓决不向困难低头。 

  小老板重走打工路

   1996年7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事件触发了于艺海的灵感。这是个阴雨天,于艺海在做完了一块铜牌后,又陷入沉思之中,惟有窗外那滴滴嗒嗒的雨声陪伴着 他。突然,一个有趣的现象吸引了他的目光:窗台外面一块做铜字用的废料上竟然有个直径2厘米大的小孔。这是咋回事?仔细观察后,于艺海发现,在距离这块废 料1.5厘米的上方,有一段裸露的电线,滴落在废铜料上的雨水又被溅到裸露的电线上,再滴落到废料上。可雨水这样的周而复始就真的能“水滴石穿”吗?进一 步观察后,于艺海又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废铜料上还有一层薄薄的白色液体。于艺海用舌头舔了一下,噢,原来是放置在窗台上的食盐不知啥时撒落到了废铜料 上。食盐、雨水、电线、小孔,这四者之间有什么样的关联呢?于艺海赶紧找来有关资料进行实验,最终弄清了其中的原因:盐水具有很强的导电作用,雨水落在有 盐水的铜板上,溅起的雨滴又落到带电的线头上,这时,雨水便成为一种良好的导电体,也充当了穿透铜板的工具。在化学上,这一现象被称为电分解。 

   弄清了其中的原理,于艺海及时调整了自己的思路,将以前用物理方法改变标牌制作工艺的思路转到化学方法上来。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于艺海再一次全身心地 投入到实验中。他买来大量的电子元件和化工、电子方面的书刊,铜字店里的墙壁也成了他画电路图的大黑板。为了弥补知识的不足,他又请一位搞电器修理的朋友 参与进来。他南下广州、北上京城去购买材料、请教专家,这其间的波折一言难尽。于艺海完全将自己融进了实验之中。他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伏案而睡,亮着灯到 天明;也记不清有多少次在说话时将生活中的物品说成机器零件的名称。他越来越显得“痴呆”了,妻子为此而担心,母亲也害怕儿子因此而变成傻子,婆媳俩商量 着要带于艺海去看医生。 

  1997年9月的一天下午,于艺海端着饭碗又来到他那台尚未完成的标牌机旁。他一边吃 饭一边盯着那台倾注了他无数心血的机器,又入了迷。他觉得自己变成了机器的一部分,正配合默契地制作着一个个精美的标牌。突然,“啪”地一声巨响将他从梦 中惊醒,抬起头来,只见妻子端着一大碗饭站在他面前,她的手上粘了一大片血。原来,妻子见于艺海不去盛饭便将饭给他送了过来,等来到他面前,才发现他又在 发呆,而几只蚊子正在他裸露的背上贪婪地吸吮着…… 

  于艺海的妻子没有想到,她这一记猛掌竟使丈夫豁然开朗:如 果设法加大电流,进而加快电分解的速度,目前的难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于艺海高兴得将饭碗抛到一边又钻进了他的小屋。一个月后,一种以水代酸的标牌雕刻机 问世了。然而,这次成功并没有给于艺海带来许多喜悦,因为他研制的标牌机的精度和速度都还不尽人意,还有铜牌制作中的抛光、上色等问题也没有得到彻底解 决。 

  就在于艺海打算投入到新的研究中去时,妻子提出了不同意见。一天,在于艺海向妻子谈了他要继续研究的想法 后,妻子说:“艺海呀,你又不是科学家,干吗如此费心劳神呢?与其如此,还不如去学人家的技术来得快呢!”于艺海觉得妻子的话有道理,铜牌的抛光、除锈、 上色都是些老工艺,只不过自己不会罢了,去向别人学习倒也不失为一条捷径。 

  带着希望,于艺海来到广州,他要先在这里学到自己需要的技术,然后才能谈到下一步创业的事情。然而,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简单,他一连跑了好几家工厂,却都吃了闭门羹。没有一家工厂愿意向他转让这些技术。 

   怎么办?置身于广州街头的于艺海突然感到有些凉意。厂家不愿转让这些技术,证明了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他们不想让自己在这个利润丰厚的市场上分一块蛋 糕。自己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让曾经付出过的心血付之东流吗?不,我于艺海不是个意志薄弱的懦夫,我一定会成功的。突然,于艺海想起了日本人在德国偷学啤 酒技术的故事。他决定以一个打工者的身份到厂家偷学技术。但当他到曾经去过的几个厂家求职时,却又被人家识破了目的,他再次被厂家拒之门外。 

   于艺海不甘心就这样打道回府。他天天到相关的厂家软磨硬泡,企图用自己的真诚打动对方的心,可人家却丝毫不作让步。虽然他非常勤快地帮人家打水、扫地、 做杂务,可他所做的一切依然无法感动对方。不过,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就在于艺海快要丧失信心时,机会终于来了。一天,当他再次来到一家工厂门前时, 一位在这里打工的老乡同情地对他说:“清远有一家玩具厂,在金属除锈方面很有一套,你不妨到那里去看看。”于艺海赶紧动身前往清远。在那里,于艺海以一个 打工者的身份进入了玩具厂。 

  玩具厂有位姓于的工程师,是金属抛光除锈方面的专家,也是厂里的技术权威。于艺海 了解到这个情况后便想方设法和对方套近乎,想跟人家学点真本事。可这位工程师却担心于艺海在学成本领后抢了自己的饭碗,所以无论于艺海在闲聊时如何把话题 往技术上拉,对方总会把话题引到其它方面。没办法,于艺海只好将这位工程师请到酒店,直接向对方讲明了想拜他为师的真实意图。酒酣耳热的时候,于工程师大 度地说:“艺海呀,这一笔写不出两个于字,难得你又这么热心,老哥就把这真经说给你听吧。”于是,于艺海赶紧支楞着耳朵,一字不漏地记下对方的话。 

   回到出租屋,于艺海赶紧按对方传授的方法进行实验,可一连几次都是失败。一开始,于艺海还以为是自己操作技术不熟练所致,查对了书本之后,他才发现对方 交给他的几个配方都有着明显的错误。面对着被浪费的化工原料,于艺海欲哭无泪,他不知道那个姓于的工程师为啥要欺骗他,难道只是担心我于艺海会抢了他的饭 碗吗?也就是从那时起,于艺海暗自下定了决心,等将来我成为这方面的行家里手,有人向我讨教技术时,我一定把真本领传给人家。 

   不能说于艺海一点收获都没有。在这里,于艺海得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洛阳有位叫刘延真的老先生对电镀颇有研究,称得上全国的技术权威。不死心的于艺 海又辗转来到洛阳拜师学艺。刘延真是位和蔼的老人,在听了于艺海的设想和他的遭遇后,不光在技术上对他悉心指点,还对他研制的标牌机提出许多合理化建议。 正是有了这位老人的帮助,于艺海才最终完善了自己的成果。 

  2000年5月的一天,于艺海把一块很厚的即时贴放 在刻字机上刻出图文,又将即时贴贴在铜板上,然后又把字放在电镀槽中进行电镀。镀好了再小心翼翼地把绝缘层去掉。哇,一幅具有浮雕效果的铜板镀金画终于做 成了。成功了!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那一刻,于艺海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他跑回家中,抱起正在玩耍的儿子,抛得老高老高,再接住儿子,亲着儿子的小脸, 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说:“儿子,爸爸成功了,你知道吗?”于艺海的举动将儿子吓哭了,他不知道老爸犯了哪门子神经。 

  想发财,做标牌

  标牌机的研制成功,使于艺海的工作效率提高了许多。看到他做标牌发了财,周围的人也纷纷开始经营这个项目。不久,小小县城里的标牌制作市场便饱和了,竞争十分激烈。 

   于艺海无意参与这种竞争,也不愿用低成本扩张的手段去垄断市场,他想开辟新的致富门路。可干什么好呢?于艺海又想到了自己的标牌机,既然标牌机能提高工 作效率、减少环境污染,既然全国有那么多标牌店、工艺厂,那么,标牌机也一定拥有广阔的市场,进而给自己带来滚滚财源的。 

   2001年冬天,于艺海将标牌店交给妻子打理,他自己则来到省城郑州。他要首先占领郑州这块阵地。不是说“得中原者得天下”吗?更何况郑州有那么多的标 牌店,他相信自己一定会在这里找到知音,成就自己的事业。但是,于艺海是有点太自信了,他没有想到郑州的同行们并不乐意接受他的好意。 

  来到郑州已是中午1点多了。于艺海匆匆吃了几口饭,顾不上休息便在省城的大街上四处奔波着寻找标牌店。他并不是第一次来郑州,可郑州的变化也太快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街头无不使人眼花缭乱。可自己要找的标牌店在哪里呢?于艺海一边走着,一边茫然四顾。

   在一家标牌店里,于艺海满怀信心地向老板介绍着自己的标牌机。当他说到这种新型的标牌机可以以水为介质制作标牌,是一种绿色环保产品时,老板的目光中露 出了几分怀疑,接着用不容商量的口气说:“小伙子,我做标牌也有些年头了,可还没听说过不用酸就能做铜字的。你到别家去试试吧,我这里不需要你的新产 品。”面对拒绝,于艺海并没有气馁,他坚信自己的产品和诚心会感动上帝的。可他没想到在拜访第二家客户时,遭遇到的依然是拒绝。在第二家店里,老板听了他 的介绍后说:“听起来像是个好东西,但耳听为虚,你最好把这种产品让我试用一段时间,如果的确像你说的那么好,货款好说。” 

  这一天,于艺海拜访了5家客户,遭到了5次拒绝。傍晚,当他带着一身的疲惫走进一家旅店时,才发现身上的钱不知啥时被人偷走了。那一刻,于艺海沮丧到了极点,他强忍着饥饿,步行着朝火车站方向走去,在车站广场的寒风中露宿成了他惟一的选择。 

  春节到了,从当初设想着卖标牌机到现在,几个月的时间转眼而逝。虽然路没少跑,汗没少流,可当初梦想的生意红火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如果现在洗手不干,已经投进去的钱如何才能挣回来?

  除夕夜里,当人们围坐在电视机前尽情地欣赏精彩的文艺节目时,于艺海却躺在床上,苦苦地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现在的广告真是无处不在,大年夜,电视台也忘不了放广告。”妻子嘟囔着来到于艺海身边,“艺海,你咋不去看电视?” 

  广告?对,我为什么不做个广告试试看呢?妻子的话给了于艺海启发,以至于他没有听到妻子的后半句话。他打定了主意,他要通过广告招揽客户,他不信自己就闯不出一片天来。 

   可当春节过后,于艺海来到郑州一家报社时,他的心却又凉了。在该报做一次几百字的小广告竟要千余元的费用。可此时能供于艺海支配的现金却只有区区几千元 了。他不敢将这有限的资金都投进去。无奈,他只好另找门路。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番奔波下来,于艺海终于又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职业》杂志社河南办事处愿 意与他合作推广这种新技术。经过商谈,对方同意不收他广告费,而在将来的收入中按比例提成。于艺海爽快地答应了对方的条件,他认为这是一个双赢的方案。 

   “市场经济的日益繁荣,给标牌制作业带来了广阔的市场空间。与传统的生产工艺相比,应用新的标牌制作技术可以用水直接在各种金属板材上进行快速雕刻,且 可彻底杜绝酸碱、噪音带来的环境污染。而开办一家金属标牌厂仅需投资万余元,是城镇下岗职工理想的就业门路。为推广这一新技术,我处与有关单位联合推出新 型标牌制作技术转让业务……”或许是广告做得太诱人,或许是人们真的看到了这其中孕育的商机。反正,在广告刊出之后,于艺海收到了数百封咨询信函,有的还 直接提出要订购设备,但更多的则是要求学习技术。按照事先与杂志社的约定,技术转让费全归对方。对此,于艺海并不觉得自己吃了亏,他知道,人们在学了技术 之后便会掏钱买他的设备。 

  2002年3月,于艺海在郑州举办了新型标牌机推广演示会。眼看着一个个制作精美的 标牌,一幅幅富贵大气的的金、银箔画展现在眼前,人们不由得啧啧称奇。昔日那些将于艺海拒之门外的标牌店老板们也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为了进一步占领市场, 将事业做大,于艺海又注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河南联盟科技公司。他还在网上开设了自己的商店,只要你在网上任何一个搜索引擎上键入“标牌机”的字样,便 可浏览到有关资料,感受到这种新技术的神奇。 

  到了2002年12月的时候,于艺海的标牌机已经推广到了北京、 广州、西安等地,小小的标牌机已经给他带来了200多万元的收益。但于艺海仍不满足,当笔者向他祝贺时,憨厚的于艺海笑着说:“200万元对有些人来说, 的确不算啥。可我觉得这些钱挣得真是不容易。虽然我已小有成就,但其实还算不上是个成功者,因为我前面的路还有很长、很长。下一步,我将通过免费赠送技 术、降低设备售价等手段来帮助那些打工的兄弟姐妹一起致富。” 

  是的,对于一个不甘落后的人来说,他前进的道路是永无止境的。可喜的是于艺海并没有因为眼前的成绩而骄傲。他知道,在他前进的路上肯定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可他有信心去战胜所有的困难,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他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功。 

本信息由鸿盛标牌厂http://www.020hore.cn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首页] [打印] [返回上页]   下一篇

联系我们

  • 联系人:

    李先生
  • 电话:

    13113978555
  • 020-61197300
  • 传真:

    020-61197300
  • 邮箱:

    86722070#qq.com(#-->@)
  •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瑶台工业区

  • 门市:广州市三元里大道499号3B05室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包装-印刷-标牌交流群